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君不见,凤冠霞帔裹香骨》

cp:信昭 羽虞

楔子-凤冠霞帔-

大河流域,楚汉之地,森林之音回响在山谷间,飘荡在红妆十里的长街上。

他们说新郎官和新娘子是青梅竹马,新郎官正是意气风发少年郎模样,新娘坐在花轿里,不见其人,但早已听说其美名。

新郎官在旁人艳羡的目光中掀开轿帘,抱出了新娘子,昂首阔步走向红纱飘飘的屋里,准备拜堂。

这一拜天地还没从司仪口中讲出便被打断,他不敢出声,战战兢兢地望向门外。

阴阳家的爪牙,终究伸向了他们。

新娘子的红盖头在慌乱中掉下来,露出一张泪流不止的落雁之容。她好似蓝孔雀翎的漂亮眼睛噙满泪水,那是嫁给心上人的喜悦的泪水,那是即将分离的饱含痛苦的泪水。

新郎官被摁在地上,看着他的新娘子被带走,而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想挣开束缚,但是他知道倘若真的这么做了,新娘子一样会被带走,唯一的不同也许是,他会立刻死掉,那他恐怕这辈子再也没机会与她重逢了。

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相逢正韶华-

虞姬正在森林深处的寺院里为即将到来的远行做着准备。她的老师告诉她,他要去寻找可以一同对抗大魔神王的同盟,而她需要在这期间进行巡游,守护森林。

虔诚的女郎感激地接下树神的庇佑,踏着轻快的风儿,开始小小的旅程。

在鸟与花的歌舞中,她结识了那位勇猛无畏的战士——项羽。

项羽同样在寻求同盟,寻找可以斩断阴阳家邪恶统治的盟友,他也立下誓言,对抗残暴的秦。

虞姬敬佩他的勇气,她选择站在他的身旁,与他并肩作战,忠实执行驱除魔种的任务。她心醉于项羽,在她的心里,他正是一位正直的战士,正是老师一直寻找的可以对付魔种的盟友!相较之下,师兄一直追随的刘邦看起来似乎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也许……他就是大魔神王的转世!

虞姬这样坚信,但碍于刘邦与心上人达成共识对抗暴政,为了真正的光明,她从未将这些心思表现出来。

她默默祈祷,风能带来真相。

-踟蹰-

“只有这一个办法吗?”

“这是唯一一次一击必杀的机会。你真的相信你的师妹还听的进去你说的话?”

张良蹙眉,但是他认可韩信的话。陷入爱恋中的虞姬是否接受老师的意见都难说,更何况是仅有同窗之情的张良的只字片言呢?

“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

“说。”

“你如何确定,虞姬可以成为项羽的弱点?倘若只凭借他们是恋人这一点,恕我不能认同。难道爱情真的有这样大的魔力?”

韩信停止翻阅古籍的动作,他沉默的时间之久让张良怀疑他早已灵魂出窍。当他察觉韩信的眼角泛红,手指也几乎要掰断书本时,他可以确定,他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悲惨过去。

“那关于我的未婚妻,阴阳家在我们成亲当天带走了她,我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把她带回来,是支撑我走到这步的信念。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

张良呼吸几次,再度开口:“易容有时间限制,最好在变回来之前控制住她。再有,我很期待见到你们站在一起的模样。”

“借你吉言。”

-生离死别-

阴阳家的统治被推翻,楚汉之地面临的选择是谁来成为新王,守护疆土。

鸿门宴谈判的破碎标志着战争一触即发,而风也终于重新扬起虞姬的发梢,为她带来师兄张良的邀约。

在河畔丘陵,张良说出了足以让虞姬肝肠寸断的真相:奇迹传达的消息是,项羽正是大魔神王的转世。

“你的任务是,成为他的弱点,再一击毙命。”

虞姬不敢相信,深爱着的人最后成为了真正的敌人,一直坚守的正义与爱情,轰然崩塌。

“你能办到吗?在他尚未觉醒的时候予以致命一击。这不正是你长久以来的心愿吗?”

不,办不到。

连师兄的劝告也完全听不下去,满心只有唯一的恋人。他的话语更能说服自己,他的言行更能触动自己。

绝望的虞姬抬起头,发现眼前不是熟悉的师兄渐渐消失,重新清晰起来的面孔,是完全不认识的男人!

她惊讶至极,连连后退,意识却变得模糊,开始被人操控。

可怜的虞姬,自第一步开始,就已踏入精心策划的陷阱,在别人的博弈中定下命运,走向灭亡。

当她抬起线条优美的手臂,如同抚摸琴弦一般射出那支箭矢,一切都结束了。

她抱着慢慢冷去的尸体,她知道自己听到了,在大剑滑下时,发自内心的呼唤。

而躲在暗处的名为韩信的男人,露出了微笑。一击必杀的机会,终于等到了。

在楚汉之地,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那个骑在马上,满面得意的红发男人先是笑,随后低头皱眉,一脸嫌恶,他又忽然流泪。飞扬的黄沙挡住了他,凌乱的马蹄声和大乱的军营传出的声响掩盖了一切,至于他到底是否泣不成声,实在是难说。

一望可相见,一步重如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风会带走你曾经存在的证明。

雪会掩盖你的十里红妆。

君不见,凤冠霞帔裹香骨,亦不知,换了人间人依旧。

END

评论(1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