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信昭]恋爱三十题

啊我要转一下……私奔什么的好好好

顾晌:


1.牵手


远嫁北夷的日子定下了,廿二天,阳光正好之时。王昭君收捡了平日喜爱的书典,不经意间一张信笺顺着缝隙飘落,纸边有些泛黄,不知是时日太久还是空气太潮,仅是封老旧书信王昭君也没上心,拿块石砚压住继续清理。


绸缎,折扇,竹笛,机关鸟…一堆小玩意连同张书信,一件一件的被找了出来,平铺在案几上,一点一滴的记忆被拼凑起来。


韩信,韩重言。


开春后,边关战役大捷,庆功宴上王昭君第一次看见韩信,昭君善歌舞,为助酒兴也为凯旋,第一次在众军睽睽之下起舞。


倾国倾城大抵全都揉在昭君的一颦一笑里,韩信看的入神,手中杯盏滑落,染得桌沁水盈。此后数月,韩信忙于征战,早早离了宫,每每经过座城池都会拜访城中工匠寻些小玩意,托人送到宫中昭君府邸,一来二去,昭君拒绝无果也只好收下。只是东西太多,被分置在各个角落,如今整理起来才惊叹于韩信的用心,书信上刚劲有力的字迹不用说,自然是韩信的。


“等我回来。”


韩信出征前,王昭君曾去看过他,不过是城墙之后,千军万马之后,纵隔人海,王昭君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她朝韩信挥了挥手,没管韩信是否看见便转身离去。


喜娘送来嫁衣给昭君过目,红的热烈又张扬,不是昭君的风格。素银勾勒的暗纹让王昭君想起了韩信铠甲上的猎猎银光,美的猝不及防却又惊心动魄,她甚至想奔去千万里之外,给韩信看看。


“韩重言,你再不回来,就看不见我了。”


“谁说见不到了?”韩信一身银甲披着风尘和露向王昭君伸出手。“愿意跟我走吗”


郎情妾意,无须挑明,只片刻相望便明了。


“为何不愿?”


*这个原皮信昭,酿酿跄跄的表达心思甜甜蜜蜜酥酥麻麻的。空间看到的梗,恋爱三十题就给信昭这对吧!三十题应该是不同皮肤,设定不同的那种…至于空茧啥时候更…准确的说我也不知道。去旅游之前有打稿,大概修改一下过几天就发吧,这对果真还是甜甜蜜蜜的好,再也不立BE的flag了。叹气

评论

热度(45)

  1. 步儒归去顾晌 转载了此文字
    啊我要转一下……私奔什么的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