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信昭《那瓶橘粉色指甲油》

信昭
教廷X精灵
我发誓我真的很努力去写可爱风格的文了…

教廷特使韩信最近有点疯魔,他去杂货铺,去跳骚市场,去芈月亲王的城堡……找来了无数瓶橘粉色指甲油。他把这些盛在水晶瓶或玻璃瓶里的指甲油小心翼翼地放在架子上,仔细观察它们之间的差别,最后选出了三瓶比较满意的。他点点头,拧开塞子,用小刷子蘸上一些,细细涂抹在自己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上,再把手放在透过窗子照进来的阳光下继续观察。

张良和刘邦感到慌张。张良表示,他没发现有什么邪灵附了韩信的身,也没能用东方的神术发现什么妖怪作祟。常年飘在海上的见多识广的虞姬听闻此事后吃惊地掩住嘴,随后迅速翻遍《哈○波特》,在合上书的那一刻悲伤地说:

“没救了,趁现在还来得及,快驱逐出去吧!”

话音刚落,韩信从自己的卧室中出来,扛着银枪,揣着透明玻璃瓶、蓝色蝴蝶状塞子的指甲油 一边与众人疑惑地对视,一边用肩膀顶开门,出去了。

“一定疯了,你看他多宝贝那指甲油!我的指甲油都从没放在过怀里。”

“他用的是金币还是银币?”刘邦忽然惊醒,急忙询问。

张良捏捏被眼镜夹得极不舒服的鼻梁骨,说:“具体不知道,不过这个月的收入他快用了三分之二。”

“好,我们学习学习邻国的阴阳师,扣工资吧。”


韩信如约来到森林中植物最茂盛的一处。庞大浓密的树冠几乎要把阳光完完全全遮住,又有灌木横着长,枝枝叉叉乱伸,满地娇嫩的花朵仰着头拼命亲吻光芒,就好像镇子上见到大众情人的热情的少女高高举起的手臂,怎么也不愿意比别人低。

这里因为太过难寻,所以比别处要安静一些,只有熟知这里的生灵才会在想要放松身心的时候来这里逍遥快活。

韩信坐在草地上,靠着树干,回忆起在他看来甚是可爱的初遇。

那时他着急回教堂,又烦透了扑棱翅膀的吸血鬼,就想着怎么能解决了吸血鬼又不耽误回去。这么想着就迷了路,转来转去都走不出去,他一不耐烦,拿着枪就捅了一把前面树叶堆砌成的厚厚的“墙”。

这一捅真是捅娄子,什么东西哗啦啦响,似乎是不少玻璃制品一起摔碎了,更让韩信暗叫不妙的是一声少女的惊呼。

韩信果断扒开灌木丛,看到了惊慌失措的金发少女。她看到带着武器的韩信,指尖立刻飞起片片花叶,瞬间化成一根冒着寒气的法杖,直指来者。

噢,是精灵!

韩信放下让少女倍感危险的枪,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教廷特使?是前几日拜访过我们的韩信先生吗?”

“是。森林的保护措施真不怎么样,嬴政那种吸血鬼很容易潜入人家里。你这样的小丫头,到了晚上最好乖乖在家里,关紧门窗,默念我的名字。”

“那样你就会出现在我身边保护我吗?还是说他们听到您的名字就会被吓跑?”

“都有可能吧。不过看起来,你也不是很需要保护的样子。”

韩信说着又觉得很惭愧,他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出现在有麻烦的地方,有些时候他甚至想离开,尤其是在瞥到被他戳碎的那些脂粉瓶子的时候。

“说了这么多,我还没告诉您我的名字。我叫昭君。”

心不在焉的韩信的目光重新聚集在面前的精灵少女身上,不,精灵公主身上。

一定是天气太热干扰了他,不然他怎么会认不出一位拥有强大魔法的王族成员呢?又或许是因为公主的美貌过于明媚,让他短暂忘记了身份地位的差异、潜伏在暗夜中的危机。

“公主陛下……公主陛下不会遇到危险,我会一直保护您。”

“您刚才还说我不需要保护的。我想也应是这样,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怎么保护族人呢?”

王昭君坐在草地上,抬起那根本来会伤了韩信的法杖,眼里流露出的温柔如同春风女神的画笔,为原本色彩单调的世界染了最好看的颜色。

“我会保护所有精灵的,陛下。”

“我相信你。”

她抬头,用盛满星辰的双眼望着他。

在第不知道多少只蝴蝶在韩信眼前绕了多少圈时,王昭君坐到了韩信身边。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彼此竟然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开口。最后还是自上次离开后一直愧疚摔坏了王昭君的小瓶子却没被怪罪的韩信先行动起来,拿出来那瓶橘粉色指甲油。

“这是我的歉意。”

“它真精致。谢谢你,我很喜欢它。”

王昭君伸手准备接过它,韩信却牵起她的手。

“为了表示歉意,请陛下允许我帮您……涂好。”

精灵公主红着脸,默许了。

韩信牵着她有点冰凉的手,用蘸了指甲油的刷子将橘粉色指甲油涂抹在她的指甲上。他的表情之严肃,态度之严谨,令王昭君忍俊不禁。

看起来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教廷特使,其实像这橘粉色一样可爱呢。

END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