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醉雪答东风》·上

《醉雪答东风》·上




cp:韩信×王昭君




王昭君抬头看了看一树香气馥郁的桃花,又望望天,似乎有点要阴沉下来的意思。她把针插在快绣完的帕子边缘,顺手将它们放上石桌。起身,进屋,抱了一卷竹篾编的席子平铺到桃花树下,叫才进门的韩信来帮忙摇桃花。



刚进门的韩信面上不是很好看,王昭君心里明白一定是军队又在边疆吃了败仗,他气不过自己仅一介布衣,宏图大志难展,和人吵了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应了王昭君的话,站到树下却迟迟不肯动,终于有了动静,竟是将气撒到树上,一树的桃花受不住韩信的气,纷纷带着不甘的怨念垂落,没有往年在欢笑里飘落时的轻盈和快活。



“我知晓你心气高,但你这样作贱了自己,不是更难叫伯乐来寻你么?”



王昭君走上前握住韩信捶在树干上的手,她的手有丝丝缕缕的凉意,怎么也捂不暖,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似乎带着消气的本事。如此一双女子细嫩的手覆着,加之眼前人正是心上人,韩信的愤恨霎时间全都烟消云散,只留着对她一人的温柔盛在比她瞳色更浓郁几分的深蓝色眸子里。



“我知道了。”



他说。



可他眉间还是藏着化不开的愁绪。



王昭君踮起脚尖,伸手去抚平他锁着心事的眉,忽然间被人拥入怀里,少年温热的气息弥漫在颈窝、耳畔、脸颊、额头,被他一一吻过。



王昭君恍然大悟,那愁眉不展的样子是韩信故意摆出来博她关心的,才不是因为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她作势要教训他,被他捉住吻了手腕,一时间她只觉得满地的桃花飘起来,飞至她姣好的脸,做了没有丝毫杂质的上好的胭脂。



韩信低头看着眼前人,他的心上人,桃花坠下时丰腴艳丽的花朵落了他和她满身,如同一场纷纷扬扬的桃花雪,染的天地一片浅淡撩人的桃粉。她在雪中牵着他的手,笑意盈盈,眼中只他一人,再无其他。他信手折下开了一簇浓淡相宜的桃花的小巧枝子,别在她发间,做了未曾有机会买来送她的发簪。



有道是:“醉花宜昼,醉雪宜晚”。韩信倒认为,有所爱在,无论是对花饮酒,还是观雪醉酒,早晚都没有什么区别,他早就醉死在王昭君眼里了。



“可玩够了?那快些收拾这满地落花,那才好做桃花糕,酿桃花酒。”



“好,好,都依嫱儿。”



两人把席子上的枝枝叉叉挑拣出来,桃花分开拢进柳条箢篼里,多的一半做桃花糕,不仅是自己当做饭后甜点享用,也分给邻里飘香。王昭君想到幼童们抓着一整块桃花糕塞进嘴里的模样,忍俊不禁。



那少的一半用来酿桃花酒。虽然这总是被爱酒之人指指点点,说只有取清明前后,东南方向花苞初放的桃花酿成的花酒才是最好的。每每听闻此言,韩信就只摇头,叫爱妻不要如此,想怎么酿酒就怎样酿酒。



“你我皆非好酒之人,同花糕一起做成的酒已经有了沁骨的滋味,何必再去费心思求那最好的一坛?”



王昭君笑他是担忧不胜酒力,滚烫的脸埋进昭君怀中的他道:“是啊,醉了再看到你,怕是难以自持。”



入夜,月色极美,王昭君坐在树下木椅上弹琵琶,口中哼着江南小调。韩信陪在她身边,在月色里听弦音、歌声和鸣,嗅桃花芬芳四溢。



良辰美景,与君共赏。




————————————————


未完待续



这篇是看着 @VVar 太太的信昭来了灵感!!!
呜呜呜信昭真好【蹬腿大哭】
我爱信昭一辈子!!!
写的时候我全程“求求你们俩了,你们俩快去结婚吧,不要再虐了求求你俩了呜呜呜”←这样一种癫狂【不是】的状态
我爱信昭!!!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