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信昭 《醉雪答东风》·中

战事一天未休,韩信的心一日难宁,惜他空有报国志,无知音可荐他入朝堂。



其实本来是有人能令他有这个机会的,这个人正是王昭君的父亲,他在朝堂中有一席之位,只需稍言几句,韩信就可以面见圣上,一展才华。只是他认为韩信太过自负,又不肯低下头来求人,这样总归是要吃亏的,若是不磨练几年,必然要闯祸。



初闻此言的韩信气急,怪王老爷瞧不起人,幸有王昭君劝他朝堂凶险,沉下心多学习数载,定是可以对君王将相的习性略知一二,将来入了朝也不至于因为是张没人识得又还没立功的新面孔而叫人不在意。



就这样,王昭君陪着韩信搬出王府到一处清静的地方独自生活,也不要什么下人伺候,只衣食无忧,不让韩信分心即可。



生活持续了三五年,边疆的战事打响了。韩信日日密切关注军队的消息,什么时候失败了、因何缘故失败、有无挽救希望……



每每听到这些,他都要痛惜自己没能亲自上前线,又不免抱怨指挥千军万马的权力不在自己手上,不然这一仗早就胜了。



一封推荐的折子呈到了圣上面前,韩信被宣进宫。



这个消息在下人告知韩信后,他沉默了许久,张开嘴,一时间也发不出声响,他能感受到自己要涌出泪水,他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终究是盼到了。



王昭君得信比韩信要早,在韩信接过懿旨前,一切她都打点好了,韩信只需换好衣装,提枪上马直奔边塞即可。



临行前,王昭君握住韩信的手,一块冰冰凉凉的圆形物件掉在他掌中,王昭君合上他的手,让他保管好。



“这块金镶玉平安坠是我从寺里求来的,你随身带着,千万不要丢了。”



韩信握紧那块精巧玲珑的玉坠子,点点头。他又捧起王昭君带泪的脸,仔仔细细地端详许久,平日里就觉得心上人模样好,无论如何也瞧不够,今日马上要别离,更是不愿去想将长久见不到她。



“快走吧,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王昭君冷冷清清的嗓音染了几抹哭腔,她竭力压着不让旁人听出来才更叫韩信心酸。



韩信跨上马,直视前方,不敢再看王昭君。



“昨夜下了雨,天气凉,这里住着也不舒服,嫱儿你早些回府,我才能放心。”他顿了一顿,说,“这一战我胜券在握,等我回来,十里红妆,娶你入韩府。”



暮春雨后,韩信策马离去,马蹄踏尘,竟是扬起一片肃杀之气。



王昭君看他渐行渐远,终于只剩下傲人的一缕红,才在下人们的陪同下回府,开始漫漫无期的相思。



春去秋来,身在军营中的韩信屡立奇功得到赏识,现已手握重兵,只待良机,赐敌军致命一击。



他在帐中总要反复摩挲金镶玉平安坠,坠子被他日日夜夜带在身边,时而落下一吻寄托对昭君的眷念,时而带到月下,口中默念她的乳名“皓月”,期望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情意。



王昭君常常在明月高升时抱着琵琶坐在树下,弹唱那时江南曲,眼波中潋滟流转的是无尽的牵挂。纵然归期难问答,她忆起韩信,也仍用帕子掩面抿嘴笑,仿佛他在身边,不曾远去。



一曲弹毕,王昭君走进书房,唤人取笔拿纸研磨,思忖良久,提笔、蘸墨、落字。



一封面上写有“韩信亲启”的家书在快马加鞭之下飞到军营,把女子的思念传达。



————————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