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儒归去

我永远都爱多姆纳尔格里森!!!!!

《晨曦微露》

cp:信昭
教廷精灵设定

-公主的幻想-

精灵族和人皇曾有约定,在每年阳光最灿烂的日子举行祈福庆典,希望上帝保佑他们免受血族的侵扰。

昭君乖巧地坐在羽毛软垫上,女仆在她身后为她梳理长而茂密的金发。她悄悄向窗外望去,人们拉着手唱着歌,银质十字架在胸前闪闪发光,烫到了昭君的心口。

她真想跑到街上,和大家一起嬉闹。如果可以,最好能去森林外的世界,比如海边,她要坐在船上,看是否如同书上所写,翡翠般的海浪撞向岩石,碎成无数海鸥,飞到云端上。

可是身为王族,她大多时候只能在高塔里羡慕别人。

“有人能带我出去就好了。”

她常常这样幻想。




-教廷的现实-

教廷成员负责在庆典上保护众人,防止血族中的日行者偷袭。

“尊敬的特使,如果您再擅自离开岗位,我就要用言灵将您锁在这里了。”

素来温和有礼的神父张良忍无可忍,对韩信下了最后通牒。但其实他们都知道这句话毫无用处,因为把出色的猎手关起来,就等于给了血族可乘之机。他希望韩信能安分一点,过多消耗体力百害而无一利。但是韩信似乎很委屈,他说自己只是在找一个能看见公主的好角度,才不是四处乱跳。

“关在高塔里也挺可怜的,不是吗?”

“听你的语气,你似乎希望带她出来。”

“神父,我需要你的智慧。”

“……我需要你安静。”

“等到晚宴,她总不能还坐在塔里吧。”

“你需要巡视周遭。”

“交给你了。神父,你应该是最希望人类好的那一个。”

“希望你认清现实。”

一堵淡金色半透明的墙挡在了韩信面前,他看着张良没入人群,好像在生气。




-眼睛亮晶晶的公主-

晚宴开始前正是最混乱的,大家都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完全注意不到周围的危险,这也是让教廷成员最痛疼的时刻,谁知道有没有血族混进乱糟糟的人海中呢?

“陛下?!您怎么……”

韩信的话说了半截,被羞红脸的昭君塞了一怀野花,他本以为是一见钟情的公主对他也有恋慕之情,但是看到昭君惊讶的捂住嘴,意识到原来是她紧张所致的本能反应,不免相当失落。

他把花递回去,昭君眨眨眼睛,说:“先生,我是偷跑出来的,请您不要告诉别人。这些就当做谢礼吧。”

她转身提着裙子跑进礼堂,踏上台阶时又回身,向他行了礼。

余晖洒在她的脸上,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比过了贵妇人脖子上的宝石。




-双方的回想-

这是韩信第无数次回想余晖下的公主,他每一次回想都会增添无数细节,比如公主的靴子是用金色涂料描的花纹,指甲油是可爱甜蜜的橘色,胸前是编织细密精致的蕾丝……

然而最重要他始终想不起来:她当时的表情里,到底有没有一点点对他的喜爱呢?

昭君双手托腮,望着眼前的书,缺一个字节也看不进去。她忍不住去想,为什么特使先生的表情从惊喜变成了失落呢?是因为他以为花本来就是送给他的吗?可是,陌生人忽然送花,首先感到的是奇怪而非愉悦吧?那就应该是因为他以为送花的是自己喜欢的人?但是他之前已经称呼自己陛下了啊……

真苦恼啊,要是能再见到他就好了。




-同行-

灾难似乎永远在美好之后突袭,特使与公主的恋情刚刚萌芽,还在渴求阳光的抚慰,狂风便毫不留情地携沙土一同抽打它,想将它连根拔起。

昭君满面担忧地凝望韩信,他憔悴了,但不足以击垮他。他看向她的眼神仍然是充满自信,她忽然有十足的信心帮助他找到血族巢穴,替同僚复仇,为教廷一雪前耻。

“先生,交给我吧。”

她的语气中除了明显的尊敬,还有对心上人的信任与支持。在她看来,特使先生似乎没有让人不安心的时候,每当她站在他身边,都觉得格外安全。她完全相信他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这样想的昭君又加了一句:“我还有一个请求,结束后,您能带我去看海吗?”

“乐意效劳。”

他们不同于骑士和公主,更像是相互依靠的花与叶。

然而命运终归是无情的,上帝不是很愿意看到人类和精灵的爱情。面对一名拥有永生秘密的精灵,上帝准备牺牲人类,若这名人类昔日的同僚早已不在,他更是最合适的人选。




-璀璨的宝石-

韩信仍然记得,他觉得昭君的眼睛比宝石更加璀璨,但他不曾想到血族的贵妇人会如此丧心病狂,她们想要用她的眼睛做成最独一无二的珠宝。

他与她在夜色森林中四处躲藏,疯狂的血族贵妇人尖叫着化作吸血蝙蝠穷追不舍,作怪的虚荣心让她们宁可舍弃仪态也要得到最珍贵的装饰。被贵妇人暗算的昭君越来越虚弱,她的步伐逐渐凌乱,终于到了近乎昏迷。

之前与血族的拼搏已经耗费了太多体力,韩信不免后悔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想过保存一些,用来带着恋人逃跑呢?他开始愧疚自己没能听从神父的建议,意识到这点了却为时已晚。

甩下大批追兵后,他们在一个巨大的树洞里短暂停留。还有几个小时,黎明才会降临,而这足够血族的耳目带大批人马找到这里。

“上帝啊,你为什么不保佑你虔诚的信徒呢?”

缩在韩信怀抱中的昭君自言自语,她早对祈福半信半疑,但在绝望真正降临的时候,她才充分意识到这真的是自欺欺人。

“陛下,天快亮了,再稍微忍耐一会吧。”

停了一会,他继续说:“陛下,您不是一直想看海吗?”

昭君不知道那是不是错觉,她发现韩信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晨曦初露-

昭君醒来时,太过刺目的阳光令她眼前一片朦胧,她隐约看到韩信的手指拂过自己的鼻尖,感觉他吻了自己的额头。

前夜他的声音再度回响在耳边,他说:“陛下,闭上眼睛,能想象吗?你最想看到的,比森林更加广阔的海洋。”

“大块翡翠般的海浪义无反顾地冲向悬崖,碎成无数海鸥,飞到云端上,飞到那备受阳光恩宠的地方。”

“我只请求您,当您亲自站在海边时,宽恕我的失约。”

END

评论(2)

热度(46)